官员有11套房自以为安全 不料这举动被大数据揪出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 / 2015-10-25
原标题:举头三尺有神明神的名字叫做“云”来源:法制晚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庞岚)老话儿讲“举头三尺有神明”,在大数据时代,头上的“神明”也不再是虚...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 庞岚)老话儿讲“举头三尺有神明”,在大数据时代,头上的“神明”也不再是虚无缥缈的了,他的名字就叫做:“云”……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2018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5月26日在贵阳开幕。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贺信中指出,“当前,以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技术日新月异,给各国经济社会发展、国家管理、社会治理、人民生活带来重大而深远的影响。”而大数据的创新应用,也为纪检监察机关拓展了新的手段。

  例如,湖南省麻阳县原弄里村党支部书记符某怎么也不会想到,享受扶贫补助的女儿在县城买房买车的事,竟被“互联网+监督”平台逮着了,自己还因隐瞒情况、失职失责受到了党内警告处分……湖南省纪委监委有关负责人表示,运用大数据进行监督,已由“人在看”变成了“云在算”。

  云发现之一:他给11套房交水电气费和物业费

官员有11套房自以为安全 不料这举动被大数据揪出

  给11套房交水电气费、物业费现出原形

  据新华社报道,哈尔滨市创新技术手段,持续推进“大数据”反腐促廉,相比较而言走在了前列,于是入选中纪委监督执纪问责信息管理系统试点。在这方面,当地打破政务、社会大数据的壁垒,实现共享。平台有11个模块,汇集201类、312亿条数据,涵盖全市47万余名党员干部及公务员信息,可做到身份、房产、车辆、企业注册、银行轨迹等关键信息“一站式查询”。

  据报道,哈尔滨市人大预算工作委员会原主任朱海之所以“现出原形”,正得益于大数据资源。朱海的房产多达11套,但是狡猾的他并未把这些房产都写在自己的名下。不过,就在他自以为“安全”之际,哈尔滨市纪委调查人员利用大数据发现,有11套的房的水电气费、物业费都由朱海缴纳!

  2016年5月,哈尔滨市纪委对朱海进行了立案审查。经查,朱海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在组织审查期间向组织提供虚假情况,掩盖事实,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用公款购买购物卡;严重违反组织纪律,对个人重大事项故意隐瞒不报;严重违反廉洁纪律,用公款购买购物卡发放职工福利,到企业报销应由个人承担的费用;利用职务之便低价买房;严重违反工作纪律,私存私放公款、挪用专项资金;严重违反生活纪律。其中,挪用专项资金造成重大经济损失问题和利用职务之便低价买房涉嫌犯罪。

  云发现之二:他从坐经济舱变成频繁乘坐头等舱

图为羁押在看守所的侯宝光

图为羁押在看守所的侯宝光

  哈尔滨市的监督执纪大数据平台还曾经发现,当地公安局交警支队考验处原处长侯宝光任职前后消费水平明显变化:侯任职5年乘航班54次,头等舱占24次,而此前4年乘航班19次,无头等舱;任职后其妻子出国(境)18次,而此前仅出境一次。

  这些数据记录引起关注后,纪检监察人员顺藤摸瓜,果然查出侯宝光存在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2011年2月,侯宝光当上了哈尔滨市公安局交警支队考验处处长,该处负责全市驾驶证的考试、补办、审验等工作,管理着全市130多家驾校和10多家考试场。考验处处长虽然级别不高,却是“实权派”。当上考验处处长之后,侯宝光身边的老板朋友越来越多,这些人挖空心思献殷勤,其中一名张姓老板,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人,只要侯宝光把乘机人的身份证号传给他,他就立刻给订机票、订酒店,几年下来,仅此一项支出就达10余万元。

  2011年7月,没有经过正规招标程序,侯宝光就指定哈尔滨某科技开发公司为交警支队考验处安装了门禁系统,共花费50余万元。其后,该公司负责人曾某找到侯宝光,请他帮忙在驾校和考试场中推广其公司门禁系统。于是,侯宝光以考验处的名义要求全市10多家考试场都安装该公司的门禁系统,有的考试场原本有门禁系统,但因担心得罪侯宝光没有好果子吃,只得“花钱买平安”。其后,曾某果然兑现诺言给侯宝光送去20万元。

  2016年3月,因严重违反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群众纪律、工作纪律、生活纪律等“六项纪律”,侯宝光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云发现之三:这两个小村官涉恶、吸毒被抓后隐瞒身份

  据《中国纪检监察报》报道,江西省南昌市小蓝经开区杨林村村委会副主任罗云斌,在2016年4月因为与某企业施工人员发生纠纷,便以驱赶工作人员、阻止施工作业等方式,扰乱施工现场秩序。当时,罗云斌被公安机关抓获,受到了行政拘留10日的处罚,但是他隐瞒了党员、村委会副主任的身份,从而暂时逃避了党纪处分。

  2017年9月,南昌市纪委对全市村“两委”班子成员基础信息进行汇总,建立信息库,并与公安、信访、民政、扶贫等部门信息共享。结果通过大数据比对,罗云斌露出马脚,受到了党纪处分。

  无独有偶,2014年12月,南昌市东湖区贤士湖管理工作处公园村党支部副书记应斌等人,在某酒店内吸食毒品被民警当场抓获,受到了行政拘留15日的处罚,当时应斌同样隐瞒了党员身份。2017年9月,其违法案底也被大数据系统查出,东湖区纪委还顺藤摸瓜,发现他存在违规转租村集体资产非法获利、索要村民财物等问题。随后,应斌被开除党籍。

  云发现之四:这些基层干部“雁过拔毛”套取各种资金和补贴

  此前《潇湘晨报》曾报道说,计划在2018年摘掉贫困县“帽子”的怀化市麻阳县,利用大数据分析技术,打造了“互联网+纪检监察”大监督平台,监督民生资金去向,防治基层“雁过拔毛”式腐败。例如,把“去世人员”和“农村低保”两个数据库,或者“买房买车人员”和“廉租房补贴”两个数据库,抑或是把“公职人员”和“危房改造补助”两个数据库比对,就能发现不少疑点,而设计好的平台在发现疑点后会自动警报,为纪委提供线索。

  结果,大数据平台建立之初,就有一些基层干部被吓得积极自首,其中有基层干部以妻子的名义违规套取危房改造金,有村支书帮别人办过“死人低保”,有乡干部套取过某项补贴……

1
联系我们